曲南男足球,曲周校园足球世界杯

曲南男足球,新版《寻秦记》又让我回忆起青葱年代(四)

书接上回

终于到入学的日子了,我们在射击房守了两个晚上的物资,大B哥的高原反应还在持续,就是嘴巴没有那么肿了。

物品发放很简单,和我们来时领到的一样,被褥,盆,马扎等,倒是来的学生不少,基本上都是家长开车送过来的,那个时候还不流行富二代这么一说,那但家家都是好车接送。桑塔那就不用说了,奥迪A8,尼桑阳光天赖,雪佛莱,大奔加长的,林肯好像还有一个三开门的。具体家长都是干什么的,就不多说了。

办完入学手续,就分批的去物资存放点领东西。除了发放,还要解答学生家长的提问:宿舍在那里啊?钱去那里交啊?办公楼在那里啊?教室在那里啊?猪如此类的问题,我们总是不厌其烦的(其实特别烦,可不说不行)回答。

口干舌燥的还没有水,不过这难不到我们,学校里有一大片的种植地,全是梨树,于是乎我们把装东西的纸箱子集合在一起,去地里换梨吃,拿着脸盆装了几盆子。梨个头不大,但很甜,水多,吃下去解渴。

起初回答问题的是我们几普通话说得好的,线哥和213宿舍的星星一直在后面忙活着拿东西,递到门口,始终没有怎么出面说过话。因为他们两个口音还是挺重的,怕自己说不清楚让别人听不懂。

线哥就不多说,主要说说星星,标准富二代,家里开银行的,人长的帅啊,蒙上脸和演员似的,极像一个明星,我们上学那年正好日韩世界杯刚结束,当时巴西队的10号里瓦而多和我们的星星可以说是一个样(绝对不是抵毁星星,只是想说明他有明星气质而已),当然了现在头发长了,也就不像了。

一天过去,我们都累了,东西也差不多快发完了。于是就坐在里面休息。校园里还有不少来来回回的人,询问着问题。此时的线哥和星星就坐在门 口,很有耐心的帮着人家解答。

就是在门口长线和星星两人坐在那里,向着三三两两走来的人解释着学校,过了许久我才回过味来:“考,我们这几个说普通话的人在这里歇着,让他们两个说方言的在前面坐台啊?”

真难为这些各地的家长在那里费力的听着,而线哥和星星也在很努力的说着普通话,想让对方听明白。

也因为线哥的曲周国方言让刀疤峰几乎相信自己听不懂人话了。

后来在我们的强力压迫下线哥的普通话可以说是正宗的京片子了。

曲周校园足球世界杯

眼看着东西都发得差不多了,却又来了事,很多东西都发乱了,有几个小个子的拿到了大衣服,有几个大个子的拿着小衣服都过来换了,居然刀疤峰扯坏的那几条裤子也都发了出去,还没人来退,你说这不是奇迹吗?

入学结束,我们睡了个好觉,就到了分班的日子,在警校也叫分区队。我们被分在了五区队,我们几个宿舍全在一起呢,210的点背被分到了四区,210里有一个江哥,这可是个神人,我们曾经听伟哥说他的传奇故事个个毛骨悚然,半夜都是锁上门子再顶上凳子睡的,而且还要分人值班,说不好第二天脑袋就会挂到门上了。他的故事,后面会有。

三区队还有一个叫张大伟的,(不是前面说的伟哥)这个人有点秀逗,曾经在床底下藏了硫酸。最经典的是穿一衣迷彩去踢老武的车子。由于大伟的故事有点色彩就以后再说。

分区结束,就是一个月的军训。军训很是无聊,无非是方队正步,叠被子。开始的被子很厚,我们天天趴在床上压被子。

而后就是一些军训的杂事,比如:伟哥爱上了“小白鞋”还创作了一首《小白鞋之歌》和《小白杨》曲调差不多吧,而小白鞋也成为了我们这个方队的大众情人。

曾经有一天我和猴哥也犯傻B,俺俩彪军姿,一直挺着腰看谁先动,在别人休息的时候我们也挺着,回头想想真有点神经质。

刀疤峰有一次跟耿事栋比军姿,两个斗嘴斗得那个狠啊,后来居然刀疤峰请他去洗澡,两人还玩得很好。那个耿事栋得长跟个姑娘似的,不过那儿也没人怀疑刀疤峰的取向问题。

站军姿的时候教官说谁先出汗或流泪就可以休息,五分钟后鸡哥居然冒天下之大不讳对教官来了句:“报告,我累了。”

我们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他,教官也没有想到走到跟着问:“什么?”

这时鸡哥才用唐山话又说了一遍:“我流眼泪(累)了。”

此时我们才看到那晶莹的泪光闪动在他那明亮的眼睛里。他获得了休息的权利,晚上回去我们就收拾了他。

那个时候我们8个人一条心,凡遇到和我们作对的人,下了操就把他弄进我们宿舍用背包绳捆个粽子,有那么一段时间,没人敢进我们宿舍。

袁东亮曾经被我们请进了宿舍,对我们说了一句定性的话:“传言,你们211是黑洞啊!”

军师最野,这点比线哥都野,我们走正步都捆紧鞋带生怕踢飞了鞋,而军师却不然这也是他狗头的地方,他像穿拖鞋一样趿拉着鞋,露着后脚跟,走了几个来回,教官才发现:“左边第五个把你鞋提上。”

此话正是对军师说的,军师也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我脚肿了,提不上。”

教官顿时感动的哭了,像这种人有这种伤还坚持训练这是什么精神,这是大无畏精神,这是什么人?这是好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。军师的名言:“我给大家分析一下````````”之后分析的全是扯淡的话。

还有一个群峰哥,第一天站军姿的时候,他在队伍中间来了个一百八度的大转弯,直接挺在了地上。猴哥手快,一把掐住他人中,这才缓了回来。从那以后,只要站军姿,群峰哥站个两分钟就报告自己挺不住,教官也怕他出事,回回都让他休息。这家伙居然每次都在我们队伍后面大叫:兄弟们,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军训啊,看的我太难受了。我们集体鄙视他。

本回完 下一回带来线哥玩管的精彩画面及大B哥的冷笑话大全。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7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