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足球盛宴,足球盛宴 绿茵大餐世界杯

今天足球盛宴,当代散文||游清源山记

文/赵娟

你是否有那么一刻,想避开车马喧嚣,寻一处心灵的净土?你是否有那么一刻,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?你是否又有那么一刻,想寻道人间清源处,悠悠百转到泉山?

泉州久负盛名,颇有“大隐于市”之感,又有古城之韵,实为旅行首选地。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来泉州,自然是选择清源山了。清源山景区方圆有四十华里,主峰海拔498米,与泉州市山城相依,相互辉映,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,闪耀着耀眼的光芒。山中儒释道及外来宗教济济一堂,和谐共生,自古以来便是无数名士隐居之地,被誉为“闽南蓬莱第一山”。

慕其名,寻其山。登山,缘于寻其文化,悟其厚重,取其精神,更缘于体会坚持的快乐,体会一种身心彻底放松,内心舒缓的过程。

欣逢五一假期,与子同游。舟车劳顿,终于抵达清源山。放眼望去,满眼皆翠,郁郁葱葱,阳光遍洒,为连绵的山脉披上一身明灿灿的绿衣。群山相叠,如海之波纹起伏。

缓缓前行,生怕错过每一道风景。沿途路上古树参天,老干虬枝,绿荫如盖,峥嵘繁茂。行至右峰南麓,游人如织,一尊老子石像赫然屹立于眼前,众人仰视。老子是我国春秋时期著名的哲学家、思想家和道教的开山鼻祖,他写的五千言巨著《道德经》在哲学领域对后世影响深远。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早已烂熟于心。因其文,更是对老子景仰有之,遂挤于前,拍照留念。

老子坐像高563米,宽达801米,是中国保存下来的体积最大,雕刻技艺最传神,年代最久远的道教石刻造像,因此被人们戏称“老子天下第一”。石像端然安详,曾坐式,道袍加身,背依青山。面呈笑意,额纹清晰,两颊微凸,目视前方,鼻梁高阔,双耳垂肩,苍髯飘飘。口微微轻启,左手依膝,右手扶几,更显境之高远,颇有离尘绝俗之意。

清代乾隆年间的《泉州府志》记载老君造像:“石像天成,好事者略施雕琢”。传说石像本是浑然天成,形似老翁,后有“好事者”依其貌雕之,也将老子“崇尚自然”的思想雕于其上。石像衣褶纹路清晰,刀法娴熟,柔而有骨,刀刀见功。石像栩栩如生,形神兼备,暗自讶异,赞其“好事者”雕工之精纯,手法之老到,将其清朗之气刻画得炉火纯青。忽生好奇,都说大道至简,莫非这能工巧匠早已悟得道家真谛,解其道家精髓?

拜谒完老君像,依山势徐徐前行,一路绿意盎然,山风与啼鸟齐鸣,崖刻与花色同现,自是养眼怡心。顺台阶移步至弥陀岩西侧,紫气萦绕之处,既见“弘一大师之塔”。 弘一大师晚年有14年在闽南一带弘法,1942年圆寂于泉州不二祠温陵养老院晚晴室。1952年3月在清源山兴建“弘一大师之塔”,塔内安放着大师的舍利子。石塔建筑材料取材于泉州的白花岗岩,塔内顶部为蜘蛛结网式的藻井仿木斗拱结构,层层相叠,以增大塔内的空间效果;正面壁上,镶嵌有辉绿岩雕刻而成的"弘一律师遗像",系丰子恺先生悲切时所作的"泪墨画"。当时他得悉大师圆寂的消息,悲痛万分,决定为法师画像,永久纪念。于是振作精神,庄严作画。当他研墨的时候,眼泪滴落在砚池里,就这样边哭边和着泪水细细磨墨,深深追忆,慢慢构思,然后举笔蘸着泪墨,为法师画了一幅线条简洁、形神兼备,栩栩如生的肖像,被誉为举世罕见的“泪墨画”。舍利塔前的"悲欣交集"系弘一大师生前最后遗墨。塔的正门镌刻着大师的亲笔手迹,门的两边有对联“自净其心有若光风霁月,他山之石厥惟益友明师,横批“无相可得”。清源山上亦可见弘一法师不少遗墨,包括“念佛不忘救国,救国必须念佛”。 整座石塔与周围空间、摩崖石刻、环境绿化浑然一体,更显得庄严、肃穆,使前来瞻仰的人们倍生怀念、崇敬之情。 左侧摩崖上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“千古江山留胜迹,一林风月伴高僧"的石刻。”

塔左侧高石上,有弘一法师的禅坐像,风骨清奇,宁静安详,目光悲悯。看此石像,遂想起那首赠与友人许幻园的《送别》,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……问君此去几时来,来时莫徘徊”。此一曲苍凉浑厚、意蕴悠长。佛家以慈悲为怀,教化众生诸恶莫作,且行善事。立于此,顶礼膜拜,内心渐已平静舒朗。

拾阶而上,处处见景。儒、释、道摩崖石刻以及墓塔,犹如一场文化盛宴,让人贪婪又静心地享受这饕餮大餐。这些古迹又犹如散落于山间的粒粒珍珠,如宝之瑰韵,散发出中国厚重文化的清芬。

阳光透过细密的树叶洒了下来,如碎银一般铺在石阶上,层层叠叠,风影摇动,分外美丽。四周散发着芳草的气息,深吸一口,如饮甘露,如啜琼浆,瞬间荡涤身心,置身其中,已忘尘俗之忧。又想莫非真的山中一天,世上千年,又或者已羽化为仙,否则缘何如此的身心明澈?

依山势前行,体力渐已不支,抬头艳阳高照,五月的泉州有别于北方,炙热似火,我临时失算,穿长裤长褂登山,远没有孩子的睿智,提前着短袖薄衫出门。热生疲,顿生倦意。孩子见其状,帮我拎水拿包,尽管如此,依然挥汗如雨,浑身乏力,腿亦打颤。索性把长裤挽至膝盖,长袖撸成短袖。

登至口干舌燥,作匍匐状,一步三晃,孩子竟弃我不顾,独自快速攀爬,后回头大声问:“老妈可还喝水?”心里本来嗔怪对我不管不顾,听之又来精神,回曰:“渴死了。”谁知臭小子狡诈一笑:“老妈,快爬山啊,到这才有水喝。”心里又气又恼又好笑。这小子激将法都使出来了。

一路被孩子连拖带拉,终于登上顶峰,凭栏而立,一览众山小,自豪之感油然而生。远眺泉州城,古城新韵,尽收眼底;山之青翠,皆已入心。山风入耳,丝丝清凉。心生欢喜,如入佛界,平静安详,李叔同那句“悲欣交集”瞬间涌入心头,方想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,路上辛劳酸楚瞬间烟消云散。

歇息片刻,揽尽美景,忽觉口渴难耐,背包内的水所剩无几,心想如果此刻有杯水喝、有水果吃,该是多美的事情,待转身,却是一条平铺的大路,喜极,沿对面柏油路缓缓而下,徒步不过几百米,又一喜悦入眼,见一醒目招牌,上书“凉茶店”。快步疾驰,凉茶、水果、小吃琳琅满目、一应俱全,遂找一绝佳位置,大快朵颐。

恍然大悟:方觉世间事终将历尽千辛,方得真味!没有历劫,又怎知甘甜的喜悦!

(图片源自网络)

《当代散文》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,散文双月刊,主要发表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,欢迎山东籍散文作家申请加入山东省散文学会。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年举办各种散文活动,为作家提供图书出版服务,欢迎联系。投稿邮箱:sdswxh@126、 sdca98@163

壹点号当代散文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,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足球盛宴 绿茵大餐世界杯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11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